图像超市

红砖美术馆将于5月28日展出“图像超市”,此次展览由布朗大学比较文学和人文科学教授彼得·桑迪(Peter Szendy)担任主策展人,伊曼纽埃尔·阿罗亚(Emmanuel Alloa)、玛尔塔·庞萨(Marta Ponsa)协助呈现;一共带来39位/组艺术家的50余件作品,涵盖摄影、绘画、雕塑、影像、装置等不同媒介;包括莫瑞吉奥·卡特兰 (Maurizio Cattelan)、伊夫·克莱因 (Yves Klein)、安德烈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 、苏菲·卡尔(Sophie Calle)以及正在处于风口浪尖的NFT艺术家凯文·艾博施(Kevin Abosch)等艺术家。

“图像超市”的主题来源于彼得·桑迪2017年的著作《可见物超市:图像的普遍经济》,桑迪在书中提出“图像经济(iconomy)”的概念,试图探索一种新的理解图像的方法——面对图像的生产过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应该就这些图像的经济重要性及其存储、流通速度、构成材料和价值波动提出问题——“图像如何表现我们日常无法想到的经济过程,又如何从经济角度来思考图像;简而言之,图像如何成为一种新的资本形式?”

展览对应“超市”的隐喻,从图像的“库存、原材料、劳作、价值、交换”五个角度出发,以敏锐的视角来审视图像经济的利益得失,呈现当下热点话题:泛滥的图片、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巨头、个人信息保护、“微工作”和数字劳工、加密货币,这一切正建构着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塑造和改变着我们的当代生活。

作为第十五届中法文化之春的重要组成部分,展览“图像超市”由巴黎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Jeu de Paume)以及法国驻华大使馆协办,并得到北京法国文化中心(Institut français de Pékin)的支持。

库存

我们每天所见的图片到底有多少?累积下来的数量又是多少?艺术家伊万·罗斯(Evan Roth)的作品或许能给我们一个模糊的概念。《自你出生》(Since you were born, 2019-2021)是他自第二个女儿出生后所访问的所有网站累积的图片,包括家庭照片、广告横幅、屏幕截图、访问网站等,创造出一幅既个人又普世的二十一世纪肖像。令人窒息如雪花般堆叠的图片,充斥着观众的视觉空间,罗斯使我们看到当在线数据转为技术创造时,我们所接触到的超乎想象的大量图像的具象化情景。

安德烈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 的《万得城》(Mediamarkt,2016),这家德国跨国连锁是欧洲头号消费电子产品零售商,呈现了店内货架上五颜六色的熨斗、咖啡机和吸尘器等琳琅满目的商品。在艺术家选择的仰视视角下,我们看到所有的货架和陈列品都是连续的,在白色的架子上,彩色的物体非常突出,画面中的细节达到饱和,商品的重复性和丰富性,以及精心的陈列,创造了一种眩晕感;这是一幅站在极远处看到的景象,但却有着完美的清晰度,每一件待售的商品都成了画面中的一个标准化部件,像一个像素,提供了令人惊讶的商店景观。

原材料

数字图像的存储形式和作为图像的呈现形式是存在差异的。《寻址能力》关注的是将像素组织成为一幅图像的那个瞬间。对图像的整体辨识,是在像素单位向各自的分配位置行进的过程中断断续续显现的,与此同时还要根据图像描绘所需进行色彩的调整。作品反应了这些流动的物质性,以一种永不凝固、永不留档的方式呈现了这一周而复始的进程。

在社会经济学领域,“看不见的手”是经济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提出的一个概念,用来隐喻和谐地调节供求关系的市场规律。萨缪尔·比安奇尼《看得见的手》(Visible Hand,2016)取自一张股票经纪人的手的照片,与互联网相连,完全由计算机ASCII码组成,实时对应世界各地股票市场指数的变化。手的隐与现取决于市场的交易,字符会根据世界各地股票市场指数的变化实时生成,发生波动,从而提醒我们,数字图像越来越依赖支撑它们的资金、信息和能量的波动。这只手没有像亚当·斯密“无形之手”所假想那样平衡金融市场,而是被金融市场操纵。

劳作

在浏览互联网的过程中,我们经常会突然遭到验证码的阻拦,这些小小的谜题是电脑在查验与之互动的人是否为真正的人类。与此同时,这些要求我们辨识的人行横道和其他交通标识,最终会用于训练自动驾驶汽车和完美的识别算法。验证码只会被使用一次,读取后随即消失;为了纪念这些不可见的劳作,阿姆·巴托尔的《你是人类吗?》为它们制作了具象的记录。

“点赞”、“订阅”的背后是什么?我们习以为常的标签从何而来?马丁·勒·舍瓦利耶(Martin Le Chevallier)的影像作品《点击工人》(Clickworkers,2017)展现了部分答案。通过录音的形式,在空白单调的屏幕里,观众能够体验“点击工人”的一天。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却只能赚得很少的酬劳。作品替这些日复一日参与影响信息传播工作的工人发声,揭露了他们作为廉价劳动力受到剥削的严酷的生存环境。

价值

早在20世纪60年代,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通过精心设计的行为表演来出售空间,在他的构想下,藏家可以用”一定重量的黄金”来购买非物质的空间, 并且只有在遵循一些 “仪式 “之后才完全拥有这些空间。艺术家要求购买者放弃交易的唯一痕迹(收据),而艺术家则必须放弃约定价值的一半。在曾经发生过的一次交易行为中,藏家烧掉了交易的唯一证据——收据,艺术家将得到的一半黄金扔进了塞纳河。

由于没有对私钥进行妥善备份,时至今日已经有将近四百万个比特币无法挽回地丢失了。凯文·艾博施(Kevin Abosch)为他的“IAMA币计划”创造了1000万枚IAMA币,他将几百枚不同地址的币放在了以太坊区块链上,然后将这些地址用墨水印在了大麻袋上,把口扎紧,看上去里面塞满了东西;其隐秘的存在使它们成为 “遗物或个人物品”。为“将身体与虚拟作品联系起来”,艾博施用自己的血液把IAMA币通证合约地址印在100张纸上,从而让通证实体化。

长期以来,艺术家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通过探索电子游戏、维基解密文件、自由港的扩散和政治行动等不同主题,揭露了全球化、政治经济、视觉文化和艺术生产状况中的悖论。在《免税艺术》(Dute Free Art, 2015) 中,艺术家鼓励观众思考“自由港”的概念,这些新的免税区储存着成千上万的,却又几乎不会被人看到的艺术品。艺术家写道,它们位于 “国家之间的主权叠加区域,管辖权要么自愿放弃,要么被废弃”。当人类的流动受到严格的限制时,艺术品作为一种投机性资产,却可以顺畅地进行流通。

交换

互联网的线路仍然沿用着1902年就投入使用的皇家通讯线路的路径,不过安全性并不见得一定好于后者。线缆能实现以更快的速度传输更多的数据,但它们并不只是信息高速公路,还是大规模监控的渠道。在这件作品中,特雷弗·帕格伦决定将自己的探寻延伸到不可见的掌权之地。受斯诺登泄密事件所揭露的细节引导,帕格伦学习了潜水,以便直接到发生监听的地方去拍摄,于是有了《被美国国安局监听的海底线缆,北太平洋》。

在威廉·肯特里奇《二手阅读》中,覆盖在《简编牛津英语词典》上的一系列素描跟随南非作曲家尼奥·姆扬加的忧郁乐曲和声音活了起来,消失于翻页间。在素描之间插入的只言片语,或存在多种潜在含义,或看起来只是不可解开的谜语。手翻书的形式可能将影像累积,让人应接不暇,然而实际的翻页速度是克制而小心的,就像其配乐一样,给叙述带来一种诗意的力量。

阅读全部

策展人:彼得·桑迪
联合策展人:伊曼纽埃尔·阿罗亚、玛尔塔·庞萨
展期:2021年5月29日至8月1日
主办:红砖美术馆
协办: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
法国驻华使馆
支持:北京法国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