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返回
EN

2019.11.02 - 2020.02.16

11月11日(周一)
美术馆正常开放
开放时间
10:00-17:30(17:00最后入场)

莎拉·卢卡斯

2019.11.02 - 2020.02.16

+

11月11日(周一)
美术馆正常开放
开放时间
10:00-17:30(17:00最后入场)

2019.07.19 - 2019.10.13

11月11日(周一)
美术馆正常开放
开放时间
10:00-17:30(17:00最后入场)

千手观音

2019.07.19 - 2019.10.13

+

11月11日(周一)
美术馆正常开放
开放时间
10:00-17:30(17:00最后入场)

2019.04.27 - 2019.06.26

11月11日(周一)
美术馆正常开放
开放时间
10:00-17:30(17:00最后入场)

沿着本没有的路行进

2019.04.27 - 2019.06.26

+

11月11日(周一)
美术馆正常开放
开放时间
10:00-17:30(17:00最后入场)

活动

能见度

2019.07.18

馆藏

《残响世界》
《残响世界》

陈界仁

1 / 4

《残响世界》

2014

装置、影像,四频道录像装置

每频道约20分钟,循环放映

1994年,台北市政府捷运局选定──于日殖时期(1930年)曾强制收容、强制隔离汉生病患的“乐生疗养院”,作为捷运新庄机厂用地。1997年院民为“保卫家园”开始反迫迁运动。2002年,捷运局进行第一波拆除院区房舍行动,此举立即引发汉生病患与各界的强烈异议,一场漫长的“乐生保留运动”至此全面展开,除院民自组的“乐生保留自救会”,以及由学生组成的“青年乐生联盟”外,众多的学者、律师、工程师、文化工作者亦纷纷投入此运动。2008年底,在警察强制驱离反迫迁之院民、申援的学生与群众后,捷运局立即架设施工围篱,并于拆除百分之七十几的院区后,随即开挖、动工……
在乐生院区被拆除5年多后,残余院区与捷运机厂的巨大工地,既象是两个并置的伤疤,也象是创伤与“发展欲望”相互交叠的位址。《残响世界》从陪伴院民至今的年轻女性、年迈的院民、来自大陆的看护工,以及虚构的女性政治犯等不同视点,讨论在事件似乎已成“定局”下,“定局”是否即是“终局”?

2 / 4

《残响世界》

2014

装置、影像,四频道录像装置

每频道约20分钟,循环放映

1994年,台北市政府捷运局选定──于日殖时期(1930年)曾强制收容、强制隔离汉生病患的“乐生疗养院”,作为捷运新庄机厂用地。1997年院民为“保卫家园”开始反迫迁运动。2002年,捷运局进行第一波拆除院区房舍行动,此举立即引发汉生病患与各界的强烈异议,一场漫长的“乐生保留运动”至此全面展开,除院民自组的“乐生保留自救会”,以及由学生组成的“青年乐生联盟”外,众多的学者、律师、工程师、文化工作者亦纷纷投入此运动。2008年底,在警察强制驱离反迫迁之院民、申援的学生与群众后,捷运局立即架设施工围篱,并于拆除百分之七十几的院区后,随即开挖、动工……
在乐生院区被拆除5年多后,残余院区与捷运机厂的巨大工地,既象是两个并置的伤疤,也象是创伤与“发展欲望”相互交叠的位址。《残响世界》从陪伴院民至今的年轻女性、年迈的院民、来自大陆的看护工,以及虚构的女性政治犯等不同视点,讨论在事件似乎已成“定局”下,“定局”是否即是“终局”?

3 / 4

《残响世界》

2014

装置、影像,四频道录像装置

每频道约20分钟,循环放映

1994年,台北市政府捷运局选定──于日殖时期(1930年)曾强制收容、强制隔离汉生病患的“乐生疗养院”,作为捷运新庄机厂用地。1997年院民为“保卫家园”开始反迫迁运动。2002年,捷运局进行第一波拆除院区房舍行动,此举立即引发汉生病患与各界的强烈异议,一场漫长的“乐生保留运动”至此全面展开,除院民自组的“乐生保留自救会”,以及由学生组成的“青年乐生联盟”外,众多的学者、律师、工程师、文化工作者亦纷纷投入此运动。2008年底,在警察强制驱离反迫迁之院民、申援的学生与群众后,捷运局立即架设施工围篱,并于拆除百分之七十几的院区后,随即开挖、动工……
在乐生院区被拆除5年多后,残余院区与捷运机厂的巨大工地,既象是两个并置的伤疤,也象是创伤与“发展欲望”相互交叠的位址。《残响世界》从陪伴院民至今的年轻女性、年迈的院民、来自大陆的看护工,以及虚构的女性政治犯等不同视点,讨论在事件似乎已成“定局”下,“定局”是否即是“终局”?

4 / 4

《残响世界》

2014

装置、影像,四频道录像装置

每频道约20分钟,循环放映

1994年,台北市政府捷运局选定──于日殖时期(1930年)曾强制收容、强制隔离汉生病患的“乐生疗养院”,作为捷运新庄机厂用地。1997年院民为“保卫家园”开始反迫迁运动。2002年,捷运局进行第一波拆除院区房舍行动,此举立即引发汉生病患与各界的强烈异议,一场漫长的“乐生保留运动”至此全面展开,除院民自组的“乐生保留自救会”,以及由学生组成的“青年乐生联盟”外,众多的学者、律师、工程师、文化工作者亦纷纷投入此运动。2008年底,在警察强制驱离反迫迁之院民、申援的学生与群众后,捷运局立即架设施工围篱,并于拆除百分之七十几的院区后,随即开挖、动工……
在乐生院区被拆除5年多后,残余院区与捷运机厂的巨大工地,既象是两个并置的伤疤,也象是创伤与“发展欲望”相互交叠的位址。《残响世界》从陪伴院民至今的年轻女性、年迈的院民、来自大陆的看护工,以及虚构的女性政治犯等不同视点,讨论在事件似乎已成“定局”下,“定局”是否即是“终局”?

《生物钟球体(橙)》
《生物钟球体(橙)》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1 / 1

《生物钟球体(橙)》

2018

有部分镀银的玻璃球体(橙)、木

148.5×40×40 cm

每一个玻璃球体的外观都是不稳定的,在清澈、彩色和黑暗之间游移不定。这些作品属于埃利亚松的一项仍在进行的实验,也就是使用部分为彩色的玻璃球,创造可以随观者的审视和运动做出动态响应的作品,在感知和活动之间建起一种直接联系。正如阿尔瓦·诺埃所说,“艺术并不会激活我们……它只是给我们一个激活它的机会,把它打开,让它出现。”

《聚合彩虹》
《聚合彩虹》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1 / 1

《聚合彩虹》

2016

聚光灯、水、喷头、木、软管、泵

尺寸可变

在黑暗的空间里,一圈聚光灯由内向外照射在一道环形雾障上,在环形内侧形成了微亮的彩虹。在轻柔的水幕上若隐若现的色彩并不存在于雾障之中,它们之所以能被看到,是因为光线被水滴折射和反射后以一个特定角度进入到观者眼中。因此,只有当有人走到环形附近,移动到一个可以看到色彩的地方,这件作品才称得上完成。埃利亚松的作品是依赖观者的参与的;艺术家频频使用反射和余像等在艺术品当中并不存在、但在被观看时会产生的现象。这件作品是埃利亚松最重要的早期作品之一——创作于1993年的《美》的一种演进。

盲亭
盲亭

奥拉维尔 · 埃利亚松

1 / 1

盲亭

2003

木、钢、油彩、玻璃(黑色和透明)

250×750×750 cm

两个钢铁同心框架构造,镶嵌有棱角的透明玻璃和黑色玻璃,形成一座《盲亭》。站在作品的正中央,黑色玻璃板的排列导致人们从亭内观看外部世界的视线被阻挡,有人可能会说这座亭子“失明”了。这件装置最初展于2003 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埃利亚松代表丹麦馆参展。和这件置于丹麦馆天台的作品一样,同展的一系列作品都将外部环境的景象与内部展览空间混合了起来,以试探内与外之间的界线。在成为红砖美术馆永久馆藏之前,《盲亭》还曾在冰岛的维泽岛和柏林的孔雀岛展出。

《道隐无名》
《道隐无名》

奥拉维尔 · 埃利亚松

1 / 1

《道隐无名》

2018

镜面箔、单频光、铝、油彩(白、黑)

450×900×12 cm

在一个天花板贴有大镜子的房间里,一个巨大的光环看起来似乎跨越了房间的实体空间和它在镜中映像之间的界线。由一系列的单频灯发出的光芒将一切色彩化为黄灰色调,令观者的视觉感知变得锐利起来。这种为增强安全性而常用于隧道照明的灯,曾在埃利亚松的多件作品中出现,包括 2003年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的《气候项目》。

享受艺术寻获灵感,查看我们的会员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