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卢卡斯

英国最具影响力、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迄今为止在亚洲地区最大规模个展于11月1日登陆红砖美术馆,由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策展,呈现艺术家30多年来艺术生涯100余件重要作品及特别为本次展览创作的十余件新作,涵盖雕塑、摄影和装置,全面向中国观众介绍这位桀骜不羁的艺术家创作的广度及突破性。

在中国审视三十年创作生涯

2018年,当莎拉·卢卡斯的大型回顾展在纽约新美术馆展出的时候,太平洋彼岸,她在中国的首个个展也在酝酿策划中。

这场展览被莎拉·卢卡斯视为“审视自我三十年创作生涯的大展”,她将在北京驻地完成一系列新作,“比起对英国的熟悉,我并不太了解中国人如何思考文化、常规、无畏、激进与保守”。而这并不影响她对此次中国首展的期待:“每一个展览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不同场域和文化语境下,作品所激发的跨文化对话也会不同。因此我耳目全开,广伸触角,拭目以待。”

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崛起的“青年英国艺术家”(YBAs, Young British Artists)群体的一员,莎拉·卢卡斯1962年出生于英国伦敦,成长于20世纪80年代由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Hilda Thatcher)执政的保守意识下的英国。在金史密斯学院就读期间,她不再满足于自己受当时极简主义影响所创作的雕塑作品。在女权主义文学、色情和性观念的启发下,她开始转向廉价、触手可及并且与她生活息息相关的材料。

过去三十年间,卢卡斯用“拾得物(Found Object)”和日常用品构建出独特而具有强烈挑衅意味的视觉语言,将家具、食物、小报、长筒袜、马桶和香烟等琐碎的日常物品转化为迷惑、荒谬,或大胆、幽默而具有对抗性的场景。《纽约时报》曾把卢卡斯的创作力量归于她“毫不畏惧的挑战态度”——“她对性别、阶级和语言的思考直率而暧昧,使她成为少数从YBAs群体中脱颖而出的重要艺术家之一”。

“我相信中国的观众已经准备好迎接莎拉·卢卡斯即将带来的这场飓风级文化冲击。”策展人闫士杰说,“崛起于上世纪90年代的YBAs群体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与30年前相比,当今的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YBAs的重要一员,这次展览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卢卡斯一直保持着旺盛创造力,在坚持一贯风格的同时,也对这个时代有着积极的回应。”

用日常用品重新定义女性角色

莎拉·卢卡斯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她以物件作为人类身体延伸或替代的作品,这些具有暗示性的作品,通常使用农产品、食品等暂时性材料,或象征工人阶级的香烟、啤酒罐,以及马桶、浴缸、汽车等。此次艺术家也将以北京当地“拾得”的浴缸和汽车创作新作。

创作于1994年的装置《纯赤》(Au Naturel)是卢卡斯早期的代表作之一,被丢弃的床垫靠在墙上,一只水桶和两个甜瓜代表女人的身体,两个橙子和一根黄瓜象征男人。这种对食物的使用,进而指涉人体,预言艺术家在十年后将自己描绘为马桶——消化废物的容器。

卢卡斯在后来的雕塑作品中也常使用马桶这一元素,如《软马桶》(Floppy Toilet, 2017)用黄如尿液的树脂制作马桶,人格化的特点与半透明的材质有种出人意料的优雅,与马桶本身污秽的暗示相矛盾。“幽默”是卢卡斯作品的关键切入点,在她的马桶雕塑中起到双关作用:她颠覆性地将杜尚的男性小便器转变为女性对应物——马桶,影射了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的《泉》(Fountain, 1917);既向杜尚致敬,同时也弥补了女性艺术家在二十世纪前卫艺术实践中的缺失。

烟,在卢卡斯早期的图像创作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烟是男性象征,且有失行为规范。烟卷的俚语和“棺材钉子(coffin nail)”同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流行、商品化的死亡象征。《老天你知道这多不容易》(Christ You Know It Ain’t Easy, 2003)是挂在英格兰国旗中央、用香烟包裹着的巨大耶稣圣像,融合了国家、宗教、渎神、吸烟以及死亡的主题。大型雕塑《废话墓志铭》(Epitaph BLAH BLAH, 2018)中,香烟附着在车体,像一具马赛克式的外壳,与汽车破烂的外观和外露的引擎形成鲜明对比——巧妙地将暴力付诸于对死亡的精妙暗示之中。

拍摄于1990到1998年的“自我肖像”(Self-Portrait)系列,是莎拉·卢卡斯艺术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她既是创作者也是拍摄对象。卢卡斯将镜头对准自己,着装含糊而具有男性化特征,却保留了女性化的性挑逗意味,讽刺地扮演了“凝视”下的主体和客体角色。“许多卢卡斯的早期作品都是自传性的,并且带有强烈的‘男性化’色彩,至少也是刻意的‘反-女性化’,或者雌雄同体的。” 著名女性主义艺术史学者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曾这样评论卢卡斯的作品,“性别认同的模棱两可及在现代流行表征中的低俗粗暴,正是卢卡斯所探讨的主题——作品以震惊公众的方式引起对性别权力关系架构的探讨,既是个人的,也是社会层面的。”

1997年开始创作的“兔子”(Bunny)系列雕塑,用标志性的裤袜及拾得物组合成柔弱摊开、形似女性的身体。“NUDs”系列雕塑首展于2009年,同样运用填满绒毛的裤袜塑造出形象难辨的形态,实现“强壮”和“孱弱”的矛盾结合。卢卡斯为此次展览特别创作的“兔子”和“NUDs”新作也将随新展亮相。

“隐秘之地”(Penetralia)系列雕塑创作开始于2008年,它们类似古代图腾的神秘物件,艺术家用在英国萨福克郡家附近拾得的燧石倒模制作成石膏铸件,并添加未经处理的木材等。移居萨福克乡间后的卢卡斯,对英国风土及异教韵味做出了新的审视,该系列标志着一种神秘主义的特质开始在卢卡斯的作品中出现。

展览开幕当天,艺术家带来行为及装置作品《致女人的一千个鸡蛋》(One Thousand Eggs: For Women),邀请女性及着女装的男性向一面空白墙壁上扔鸡蛋。蛋经常被与生育概念联系在一起,在卢卡斯的作品中,不同形态的蛋反复出现,同时发挥着符号性和喜剧性的效果。布满蛋黄、蛋清和蛋壳流泻痕迹的墙壁将成为这种“正在发生”的见证。艺术家谈到, “你可以宣泄、释放很多,这是一项解放性的活动,我不认为通常情况下女性有机会释放”。

跨度25年,呈现“YBAs”群像

此次展览文献区特别呈现莎拉·卢卡斯的挚友、摄影师约翰尼·山德·基德(Johnnie Shand Kydd)的35件摄影作品,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通过影像记录他的艺术家朋友,特别是艺术家在自己的工作室及俱乐部、酒吧等社交场所的生活,包括莎拉·卢卡斯、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加里·休姆(Gary Hume)、安古斯·菲尔斯特(Angus Fairhurst)、马特·克里肖( Mat Collishaw ), 还有查普曼兄弟( Jake and Dinos Chapman)等,被称为“YBA运动的编年史家”。

展出的摄影作品时间跨度25年,记录了从1996年至今的卢卡斯及其友人。卢卡斯在摄影师镜头下自始至终引人注目,或完全无视相机的存在,或完全直面镜头;正如山德·基德所说:“拍一张让人觉得没意思的卢卡斯的照片几乎是不可能的。”

文献区还展出了莎拉·卢卡斯大量画册、手稿及她生活中极具代表特质的物品等,还包括卢卡斯的伴侣朱利安·西蒙斯(Julian Simmons)拍摄的影片,让观众得以近距离走进这位激进、先锋的艺术家。

*鉴于某些内容的特殊性,建议酌情参观,未成年人需在家长/监护人陪同下参观。
如需咨询详情,请联系service@redbrickartmuseum.org
或致电+86 1084576669 – 8800。

关于艺术家:

莎拉·卢卡斯,1962年生于伦敦,1982至1987年先后就读于工人大学、伦敦印刷学院、金史密斯学院。

2018年9月至2019年1月纽约新美术馆举办了她的大型回顾展“莎拉·卢卡斯:纯赤”(Sarah Lucas: Au Naturel),之后该展览于2019年6月至9月在美国洛杉矶哈默博物馆展出。1988年,在参加了影响深远的群展“冻结”(Freeze)后,卢卡斯的早期个展包括了在伦敦一间艺术家自营画廊City Racing举办的展出,以及伦敦金利街的“整个笑话”展(The Whole Joke)。

过去十年间,她的展览和驻留项目包括2011年在奥地利克雷姆斯美术馆的“卢卡斯 博斯 明胶”(LUCAS BOSCH GELATIN);2012年在墨西哥城迭戈·里维拉-阿纳瓦克之家美术馆的“NUDS”(后收录于百科全书般的著作TITTIPUISSIDAD中);2012年在利兹亨利·摩尔学院的“普通事物”(Ordinary Things)。2012至2013年开始在“情境”空间——伦敦赛迪(Sadie Coles)画廊内一个专用于展出卢卡斯作品的空间——连续举办了八场展览。2013年,她在伦敦白教堂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大型回顾展,而后至2014年先后在维也纳分离派美术馆和格拉斯哥电车空间举办创作研究展。2015年,她代表英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举办展览“叫爸爸”(I SCREAMDADDIO);2016年在伦敦约翰·索恩爵士博物馆,2017年在英国赫尔的亨伯街美术馆先后举办展览“权在女手”(POWER IN WOMAN)。

关于策展人:

闫⼠杰,红砖美术馆创始人、馆长、策展人。始终坚守“学术为本、品质为先”,在中国率先提出并践行“生态体验美术馆”的运营理念。2016年,闫⼠杰策划了“识别区:中国·丹⻨家具设计”展,第一次将中国古家具以设计的名义与丹麦家具设计大师对话;2017年,闫士杰在中德最具规模的“德国8”文化交流项目中,作为副总策展人与总策展人范迪安、瓦尔特·斯迈林共同策划了“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 展;2018年,策展了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迄今在中国最大规模个展“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他策划的展览还包括:“加藤泉” (2018)、“安德⾥亚斯·穆埃:摄影”(2018)、“安德烈斯·塞拉诺:⼀个美国人的视角”(2017)、“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2016)等引起⽂化艺术界广泛关注的展览。

阅读全部

“莎拉·卢卡斯”

策展人:闫士杰

展期:2019年11月2日至2020年2月16日

开幕日期:2019年11月1日

主办:红砖美术馆

特别支持:British Council